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Undertale正式发售于Windows与MAC OS上。Undertale对于Undertale——或者说《传说之下》——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译名,所以我们还是用Undertale吧。对于Undertale本身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可聊的,谁又会讨厌这个令人啧啧称奇的游戏呢?你压根不会想到我第一次玩到Undertale时是个什么表情——应该和见鬼了差不多。Undertale游戏画面天知道Toby Fox是怎么做到的。虽然能从游戏的一隅中很清楚看见MOTHER的影子,但MOTHER对于Undertale的影响也仅限于这些斑驳的影子了,Undertale的核心依旧是Toby Fox自身对于游戏的理解。MOTHERToby Fox并不是一位专业的游戏制作人——Undertale更是他的第一款游戏。

    2019-09-15 23:50:00
    0 银河正义使者
  • 身在日本这片土地,然后上手《如龙7》确实是个奇妙的体验。TGS的各家展台其实也有着不少类似于“Showgirl”的存在,其主要作用一般就是负责给你递各种宣传资料和拍照,当然,也有一些是纯粹作为宣传展示的,比如世嘉的如龙展台。 当然,抛开展台的布置来说,《如龙7》这次的试玩环节确实非常火爆,究其原因,大概还是因为整个游戏战斗模式的改变。 今年的愚人节,制作组其实放出过一段游戏的战斗系统演示,也正是因为从原本即时制ACT模式到指令式回合制RPG的巨大转变,让所有人都深信不疑这一定是个愚人节玩笑。 直到前段时间《如龙7:光和暗的去向》的正式公布——指令式回合制RPG的玩法被确认,一时间倒也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对于这样一款从Play Station 2时代延续至今,度过了十余年时光的作品来说,在系列的正统续作上做出如

    2019-09-15 14:00:2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神鬼寓言》正式发售于Xbox上。 《神鬼寓言》就算到了现在,倘若我一旦提及彼得·莫利纽、牛蛙工作室与狮头工作室,那么肯定就会有朋友跳出来非要和我唠一唠,一般来说,话题都会围绕《上帝也疯狂》《主题医院》《地下城守护者》与“他妈的《神鬼寓言》”。 彼得·莫利纽嗨。你看,虽然他嘴上骂着《神鬼寓言》,但却又对它念念不忘,不是吗?毕竟,谁会讨厌《神鬼寓言》? 《神鬼寓言》游戏画面当年,因为对EA的收购而感到不满,完成了《地下城守护者2》开发的彼得·莫利纽随即选择离开牛蛙工作室,与好友Tim Rance、Mark Webley与Steve Jackson联合创立了狮头工作室。 狮头工作室而“知名游戏制作人出走后频频失败”的戏码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黑与白》的成功让他证明了自己,但与此同时,彼得·莫

    2019-09-14 19:30:1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五年九月十三日,《超级马里奥兄弟》在日本发售FC上。如果说,游戏历史上有哪款游戏是不得不提及的,那么《超级马里奥兄弟》一定当仁不让,谁也没有办法去否认《超级马里奥兄弟》在历史与娱乐上的双重地位,就像你没有办法去否认任天堂对整个电子游戏历史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一样。 《超级马里奥兄弟》游戏画面不过有趣的是,虽然绝大多数人对马里奥这个带着红色帽子的水管工,第一印象的来源都是FC上的《超级马里奥兄弟》,但其实他的初次登场却并不是这部作品。 马里奥一九八一年的七月九日,一个名为Jumpman的角色在任天堂的街机游戏《大金刚》中登场,玩家需要操控他躲避来自Donkey Kong的各种攻击,最终拯救自己的女朋友Pauline。 《大金刚》而这里的Jumpman就是马里奥的原型,至于为什么后来Jumpman改名成了马里奥,

    2019-09-13 18:24: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抵抗计划》并不是《黎明杀机》的翻版。 就像所有还没有玩到游戏的人一样,在最开始,我也认为这是一个“生化危机”题材的《黎明杀机》,1V4与非对称对抗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觉,但当我上手游戏之后,就发现了两者在整体设计思路上的不同。来到TGS的第一天,我选择上手的第一款游戏就是Capcom的《生化危机:抵抗计划》,这其中有着对《生化危机》系列本身的喜爱,也有着想要验证一下TGS前夜放出的预告片,究竟是不是如自己判断的一般,这次的新作就是一个“生化危机”题材的《黎明杀机》?来到Capcom的展台后,能感受到的依旧是代入感十足。《抵抗计划》旁边的《怪物猎人:冰原》有着冰咒龙与金狮子的两座巨大雕像,试玩区则坐落在这两座雕像正中,想必试玩的时候也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而《抵抗计划》亦是如此,整个试玩区域的小黑屋被营造的

    2019-09-13 17:24: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六年九月十二日,《冒险岛》在日本发售于FC与MSX上。 《冒险岛》在FC诞生不久的时间里,获得任天堂授权的进行第三方游戏开发的企业其实没有多少,最开始甚至只有南梦宫、Hudson Soft与JALECO三家公司而已,而其中的Hudson Soft应该是我们小时候都非常熟悉的一家公司了,如果光看名字还没有回想起来的话,那么提起《炸弹人》与《冒险岛》这两款游戏应该就十分清楚了。对的,这就是那家曾经创造了《高桥名人的冒险岛》的公司。 Hudson Soft不过,这里使用了“创造”这个词,其实是不太恰当的。前面提到过Hudson Soft是当时获得任天堂FC第三方开发授权的三家公司之一,于是一些没有授权的公司想将自己的游戏搬到FC上时,都会寻求这三家公司进行移植。其中由Tehkan开发的STG游戏《星际力量》就是

    2019-09-12 22:06:07
    0 银河正义使者
  • 《海贼王》作为漫画界的热门IP,其改编作品不计其数。单从游戏改编上来说,不仅有万代自家做的《海贼王:世界探索者》,还有光荣制作的《海贼无双》系列。撇开网游,更有一众授权手游数量繁多。但五花八门游戏种类的背后,却是参差不齐的游戏质量。这种情况在手游中尤为严重。 而《战争之王》在早已“泛滥成灾”的《海贼王》手游中,却将自己那份独特的闪光点展示了出来。不一样的开始在《海贼王》中,白胡子海贼团为了营救被海军抓获的艾斯,在海军本部与海军决战的场景一直是读者津津乐道的经典一幕。而《战争之王》的序幕就是从这里拉开。不同于其他游戏一上来就是创建角色的步骤,《战争之王》选择先给玩家展示一段《海贼王》中,令人热血澎湃的场景——白胡子和路飞带着海贼团的同伴们与海军三员大将针锋相对。并且借此直接进入战斗教学的阶段。这种做法能大大提升玩

    2019-09-12 11:52:16
    0 廉颇
  • 8月30日,CoLin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份《国内任天堂Switch使用情况与玩家需求调查简报》。其中,在“是什么原因让您目前不想购入任天堂Switch”的问题上,有近半数用户的选择是“价格过高”。而紧随其后的第二选项“等待硬件更新”,在从事媒介工作的CoLin看来,实质上反映的是用户在找一个和心理预期比较相符的价位区间,在观望性价比,当然也可能是觉得Switch和其他主机比体验不够——但根源说白了,其实都是“钱不够”。 这样的结论并不让人意外。在CoLin回收的19882份问卷中,有16342人已经购买Switch。其中拥有Switch的玩家年龄集中于21-25岁,多为大学生或应届毕业生,月收入约3000-8000元人民币,另据该报告显示,北上广三大消费压力最高的地区是这些用户排名前三的聚集地。对于他们来说,高额

    2019-09-11 12:09:26
    0 春希
  • “粉丝的支持是我撑下去的动力。” 这句话来自游戏《第五人格》的一位主播,在主播这个身份之外,他也是《第五人格》战队Miracle的创建者、队长以及教练,他的名字叫院长老三。 《第五人格》是一款网易出品的优质非对称竞技游戏,从去年四月开始公测,至今也已经有了一年半的时间,在各大直播平台上我们都不难看到《第五人格》主播的身影,而老三就是他们其中之一,他最初在去年4月份接触到这款游戏,那时游戏还没有公测,处在大范围测试期间,因缘际会得到了一个激活码,从此便开始了自己的《第五人格》直播生涯。在接触《第五人格》之前,他就已经播过很多其他游戏,直播行业蓬勃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们涌入了这里,老三明显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在游戏最初的监管者排行榜打到了一个十分不错的段位,他被网易CC直播的工作人员看中,邀请他成为签约主播。

    2019-09-11 12:00:00
    0 木大木大木大
  •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龙背上的骑兵》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龙背上的骑兵》既然提到了《龙背上的骑兵》,那么肯定不得不提横尾太郎这个非常独树一帜的游戏制作人,相信很多玩家知晓横尾太郎的契机应该是一张流传甚广的《龙背上的骑兵3》GIF图片或者是《尼尔:机械纪元》这部作品,这个永远戴着头套的“神谷英树”一直秉承着自己的独到的美学理念来进行游戏制作,那种“丧”到骨子里的精神被巧妙糅合进了游戏的每一处,从《龙背上的骑兵》到《尼尔》就可见一斑。《龙背上的骑兵3》而这个属于横尾太郎的漫长故事,其起点一定就是《龙背上的骑兵》这部作品。《龙背上的骑兵》最初的构想来源于柴貴正与岩崎拓矢,两者打算制作一款融合了《皇牌空战》与《真·三国无双》玩法特点的作品,而岩崎拓矢因为手头还有别的项目在推进,导致了最终的导演职

    2019-09-11 09:42:5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战地1942》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战地1942》“枪车球”一向是年货游戏的主旋律,而在枪类年货游戏中,能和《使命召唤》系列扳扳手腕的恐怕就只有《战地》了——当然,我们要忽略最近一次的战况。不过相较于《使命召唤》系列由三个制作组轮换负责的形式来说,一直由DICE制作的《战地》的年货成分还没那么足。《战地5》《战地1942》作为整个《战地》系列的起源,其实最初差一点儿并不属于EA——甚至差点儿不属于Windows平台。Codename:Eagle是一款由瑞典游戏开发商Refraction Games制作的多人在线游戏,游戏虽然因为多人在线的玩法而热卖了不少,但同时也因为其多人在线玩法而受到不少的批评,于是Refraction Games打算凭借着Codename:Eagle的制作经

    2019-09-10 23:58:49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近几年MMORPG游戏除了FF14能称得上业界翘楚以外,就剩下那个一把高龄的《魔兽世界》还能坚持一下,整个生态只能用炎凉来形容,不免想让人问一句:MMORPG到底怎么了? 最终幻想14能成功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抓住了玩家心理 一来是玩家们对这个游戏类型早已厌倦,相比吃鸡和MOBA等等热门游戏模式,MMORPG作为养成游戏,实在难以搏得新玩家的青睐,因为他们一进游戏首先要面对的经验和装备带来的心理落差,还要面对一个无比庞大的养成系统。二来是那批玩着MMORPG长大的玩家们实在没空去肝,庞大的世界等着你探索,明天的工作等着你完成,大部分玩家都会选择后者,毕竟恰饭更加重要。 说白了就是这个游戏类型和现在玩家的游戏方式越来越不适配,我们想玩,但真的玩不动。所以在这种固局之下,MMORPG需要一次革新,将自己调整到适合当

    2019-09-10 19:00:21
    0 廉颇
  • 一九九八年九月九日,《小龙斯派罗》正式发售于PlayStation上。 《小龙斯派罗》如果我们回望整个电子游戏的历史,那么会发现“马里奥”这个名字顶着太多荣光了,从最开始的《马里奥兄弟》到之后的《超级马里奥64》,一个占据了2D平台跳跃游戏的巅峰,一个开创了3D箱庭探索游戏的未来,其历史意义自然不用多说。那么,同为御三家,但入行较晚的索尼有没有尝试过在PlayStation拿出能与《超级马里奥64》对抗的作品呢? 《超级马里奥64》答案是,有的。那就是今天的主角——《小龙斯派罗》。 Insomniac Games《小龙斯派罗》由Insomniac Games制作,当然,这个名字你可能会感到陌生,但倘若我说是《瑞奇与叮当》的制作组那么恐怕你就明白了。Insomniac Games的处

    2019-09-09 23:57:2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为了纪念《数码宝贝》诞生20周年,初音未来演唱了《数码宝贝》的主题曲《Butter-Fly》。这部于1999年上映的动画作品曾经是不少80后,90后的童年回忆。千奇百怪的数码兽,紧张刺激的冒险,8名主角的成长历程,以及主角与数码兽之间的羁绊。这些无不给镜头前的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然,不仅是动画剧情,一同在我们脑海中留下痕迹的,还有数码兽的进化曲《Brave Hearth》和主题曲《Butter-Fly》。特别是《Butter-Fly》,《数码宝贝》的故事在这首歌中开始,亦在这首歌中结束。可以说贯穿了整部剧集,代表了那次冒险。初音的“蝶”这是献给《数码宝贝》诞生20周年的礼物。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衍生于万代一款电子宠物游戏的动画作品,会和《精灵宝可梦》一样,成为一代观众永恒的经典回忆。这款作品一经播出便大

    2019-09-09 17:07:02
    0 店点
  • 截止2019年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突破6.4亿,几乎每两人中就有一位游戏玩家,游戏市场的总体渗透率日趋饱和。事实上,国内的游戏用户规模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缓慢的自然增长状态,产业人口红利已瓜分殆尽。好消息是,我们即将迎来全民游戏时代。坏消息是,我们可能并没有准备好。作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游戏市场,北美游戏市场在2018年以接近4亿的游戏用户差将双方游戏市场的规模差距拉近到了80亿美元。根据Newzoo发布的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北美将凭借强大增势成为与中国并驾齐驱的游戏市场。 2019年美国与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对比(未包括加拿大)从《2019年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来看,相比北美,今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同比增长不到15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就进入自然增长状态的游戏市场总产值和游戏用

    2019-09-09 10:19:39
    0 太空棕熊
  • 二零零二年九月八日,Doom, the Roguelike发布第一个测试版本,版本号0.8。 Doom, the Roguelike如果我说,把Doom与Rogue这两款游戏结合起来,你会想到什么?我相信很多人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不少游戏的画面,可能也会觉得这个想法在当下并不出彩——甚至有点儿过时,但把时间放到二零零二年的话,免费游戏Doom, the Roguelike还真的是个挺有创意的作品。Kornel Kisielewicz是Doom, the Roguelike的开发者,从游戏标题上就可以看出游戏内容,他将Doom与Rogue这两款游戏进行了融合——不过依旧采用了ASCII字符的表现形式。 Kornel Kisielewicz对的,Doom, the Roguelike的表现形式依旧是一九八零Rogue所

    2019-09-08 17:35:5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作为一个篮球迷,这两周的心情其实是一个颇为复杂的状态,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坏在哪里其实并不用我多说,作为一个篮球迷的我因为出差正好错过了这几场球赛,虽然只是看看新闻,但也依旧感到了苦闷、无奈和一丝些许的愤怒,但同样,也正是因为这次出差,远在大洋彼岸的我到达了球迷生涯的巅峰。就像往年一样,3DM游戏网今年仍旧作为《NBA2K》系列新作全球媒体会的亚洲受邀媒体之一,前往本年度在美国洛杉矶举办的游戏发布活动。 不过有趣的是,现场游戏内容的展现反而成了本年度媒体会对于中国团队最没有“吸引力”的环节,因为在活动开始前的几个小时,《NBA 2K20》就已经在中国地区提前解锁与玩家见面了,而各个直播平台也有着众多主播争相首播本年度的新作,所以游戏内容本身我也不过多赘述了,我们后方编辑也于第一时间产出了完整的评测供大家

    2019-09-08 16:46:52
    0 廉颇
  • 其实无论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艺术形式,都会有着一个情况出现,那就是各种因素造成的“有生之年”,打麻将的富坚义博和天天摸鱼的G胖在望眼欲穿的粉丝心里没什么区别,都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物,毕竟等待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于是编辑部的众人打算聊聊有哪些“有生之年”是自己颇为难忘的,但转念一想,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再去揭一揭伤疤有那么点儿不厚道,经过一番讨论之后,这一期的话题变成了“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末药:“So,you want to hear another story,eh?” 如果说哪款作品是有生之年的话,那一定是让各位秘藏猎人们苦等了整整7年之久的《无主之地3》了。 我对《无主之地》系列的感情非常复杂,或者说,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像它那样在我的青春里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上了高中之后,家人怕影响我学习,将家

    2019-09-08 15:05: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剑网3》已经走过了十年。这其实算是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了,在这十年中玩家们与西山居和郭炜炜一同见证了无数的人与事。而对此,我们也借着这《剑网3》十周年之际,与一众媒体一同和郭炜炜聊了聊。Q:《剑网3》在国内拥有非常活跃的玩家群体,您对于目前的玩家社群的氛围是否满意?郭炜炜:我很喜欢《剑网3》的玩家,要说我对于玩家社群是否满意,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我们不把玩家当做数据或者运营工具来看,而是希望《剑网3》能够融入到玩家的生活中去。Q:《剑网3》已经走过了10年,在您看来,《剑网3》的核心竞争力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郭炜炜:变化肯定是有的。虽然很多厂商都有做一些武侠产品,但《剑网3》依然是独树一帜的。十年前的《剑网3》和现在的《剑网3》肯定是不一样的,有多少游戏能够走过10年,就凭这一点,我们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另外,我们有

    2019-09-08 09:35:27
    0 廉颇
  • 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孢子》正式发售于微软Windows与Mac OS X上。 《孢子》叫《孢子》——也就是Spore的游戏其实挺多的,比如一九八七年Mastertronic出版的益智类游戏,又比如一九九一年由Mike T. Snyder创作的那款文字游戏,但我想更多人肯定和我一样,会想起由Maxis Emeryville开发、EA发行的那个《孢子》。 Mastertronic出版的益智类游戏:Spore《孢子》在其发售之后受到的评价非常两极化,主要批评的点都集中在了游戏后期玩法不具有足够深度与当时EA的激活政策这两个部分,抛开见仁见智的激活政策这一点来说,个人还是颇为赞同后期玩法不具有足够深度这一评价的,《孢子》确实存在着后期游戏流程过于单一的情况,但我始终认为,《孢子》是一款伟大的、令人赞叹的游戏。 《孢子

    2019-09-07 23:24:28
    0 银河正义使者